您的位置: 首页 >  钵钵鸡 >  正文内容

[zhuan暧昧关系(2)作文3000字]暧昧关系

来源:灵异神怪网    时间:2019-09-21




“早安。”一推开房门走出来就看到丁予恒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就算是星期天,他依然保持早起的习惯。

 
  “早安,你的三明治在桌上。”丁予恒简单交代完毕又埋首在报纸中,仿佛在刻意掩饰脸上的表情。

 
  “谢啦!”  
  为了试探,我特意走到他身边,他却一再地转换报纸的拿法,让我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算了,反正晚上带燕柔来就能听到他的答案,用不着在这节骨眼得罪他。

 
  拿了三明治后,我坐在他身边打开电视,此刻正在重播昨夜我没看到的动画,我连忙锁定频道专心看着。

 
  “哥,你看!”演到精彩处,我用手肘推推他。

 
  “我对卡通没兴趣。”  
  丁予恒用平静的口气回答,不过在我听来话中充满了嘲讽。

 
  “什么?这叫动画不叫卡通,注意你的用词。”虽然理智一直提醒我今天不能惹他生气,但是侵犯到我的兴趣就不可原谅了。

 
  “你又来了。”丁予恒温柔回应。从前的他在这个时候总会嘲笑我幼稚,不过此刻他保持了绝佳的风度。“不过长不大的小芸挺可爱的。”  
  他的附注说明,让我不知该如何反应,迟疑了一会儿才大声回问:“什么叫长不大呀,我已经十七岁了!”  
  “我知道。”丁予恒说完后继续看他的报纸,不试图跟我再起战端。

 
  眼前的情势逼得我不得不投降,只好装作自己一点也不在乎他的话,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视上。

 
  宁静了片刻,丁予恒突然开口:“对了,我们跟以前一样好不好?”  
  “什么意思?”我摇摇头。现在这种情形不好吗?  
  “你别叫我哥哥,我也别叫你妹妹,叫名字就好了。”  
  丁予恒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口,然而我依旧不明白。

 
  “为什么?”我觉得现在这样以兄妹互称的感觉不错呵。

 
  “因为……因为我们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嘛。”丁予恒吞吞吐吐地说明后又开始保持沉默。

 
  “喔,要不然这样——”我想到一个解决的方法。“如果你不习惯的话就叫我的名字,不过我还是要叫你哥哥。”  
  平常看连续剧,当哥哥的人总是直呼妹妹的名字,难怪他不适应了。

 
  “可是……”  
  丁予恒将报纸从眼前拿开,用一种从未见过的眼神看着我。在他的眼眸中,我读到了迷惘,心跳居然不由自主加快。

 
  怎么回事?我竟然感到手足无措!  
  “好吧。”丁予恒将视线从我脸上移开,仿佛又轻叹了一声。

 
  “我……我明天还要考数学,先回房间去了。”  
  关上电视,我找了个藉口,匆匆忙忙躲进自己房间,迅速将数学课本摊在桌上。

 
  “直角三角形一股为三、一股为四,根据毕氏定理,斜边长是……”  
  一道很简单的填充题,可我想破了头也算不出答案,只听见心脏在胸脯中拼命跳动的声音。

 
  这种心悸的感觉从何而来?丁予恒的注视有这么可怕吗?  
  我用力深呼吸,直到心跳的速度逐渐恢复常态。

 
  “好怪。”我对自己说。

 
  平常和他大眼瞪小眼也不会感到任何恐惧呀,今天是为了什么而失常?  
  是他的温柔,还是陌生的亲情惹的祸?不过这两者前几天就开始了,要是害怕的话怎么会到今天才发作?  
  “不行,一定要弄清楚。”我深呼口气,下定决心后重新打开房门,准备再次面对他。

 
  一走出房间就看到丁予恒披上外套,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哥……”我嗫嚅低唤,低着头不敢迎接他的眼光。

 
  “咦,明天不是要考数学?”丁予恒耸耸肩,因为我念没十分钟就出来了。“是不是有问题?等我打工回来教你。”  
  “没有啦,是想到晚上的披萨,我去买还是你去买?”我摇摇头后选个平常的话题来聊,才能让不听话的心跳保持正常的速度。

 
  “我去买好了,打工回来顺便。”丁予恒一口气答应,大概是怕我会不好意思。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武汉癫痫到哪里治疗好来要说什么。

 
  “回来再聊,我要迟到了。”  
  丁予恒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后对我挥手,我也回他一个微笑。

 
  “喔,骑车小心点。”  
  丁予恒对我比出一个OK的手势再快步冲出大门,我则是望着他的背影继续发呆,直到墙上的挂钟发出清脆的钟声,我才发觉已经九点钟了。

 
  “糟糕,数学……”  
  我回到房间和可厌的数学奋斗,但入眼的一排排公式怎么样也印不进脑里,混乱的心情占据了全部的思绪。

 
  明天的数学小考铁砸了!  
          ☆          ☆          ☆     
  “叮咚——叮咚——”急促的门铃声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惊醒。打开大门,发现站在眼前的是燕柔。

 
  “哈罗!”燕柔穿着一身粉蓝的洋装,发上的缎带看来好像是两只红色的蝴蝶栖息在她肩膀上,看得出她经过特意打扮。

 
  “太早了吧。”我回头看挂钟,才下午一点整。

 
  “我知道。”燕柔眨眨眼睛。“对了,这样穿好不好看?”她拉起裙摆,像只孔雀般炫耀她的华丽。

 
  “好看到让我想吐。”我吐吐舌头。她这样刻意的打扮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难怪人家会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了。

 
  “去死啦。”  
  燕柔故意嘟着嘴,脸上也泛出了红潮,但我知道她很得意。

 
  “来,我想你还没吃午餐吧,这个我们一起吃。”她摇了摇手中的便当。

 
  “谢谢大、嫂!”有东西可吃就要感恩呵,我连忙讨好她。

 
  “你少来!”  
  燕柔一边把便当收回怀中,一边笑得花枝乱颤,脚步也跨进家门。

 
  “我哥打工到晚上五点。”我提醒她。

 
  “白痴,我当然知道。”燕柔从口袋中掏出一本小笔记,上面密密麻麻的内容都是丁予恒的资料。“星期一到补习班打工,时间从晚上五点到十点。星期二……”  
  燕柔将丁予恒一周行事钜细靡遗道来,让我这个跟他朝夕相处的妹妹颇觉汗颜,因为我搞不清楚他的行踪,替他接电话时常常说错。

 
  “燕柔,你真是FBI——抓耙子集团的。”我以崇拜的口吻说道。

 
  燕柔耸耸肩膀,以成熟的口吻说道:“没办法,那是因为你没谈过恋爱,所以才会觉得奇怪。”  
  “呃?”这跟有没有恋爱的经验有啥关系?  
  “恋爱的时候,对方的一举一动你都会很注意,时时刻刻心思都放在他身上,甚至想干脆变成他,体验他的心情,知道他的想法,让两个人完完全全契合在一起。”  
  燕柔的表情变得相当陶醉,我想她是乐在其中。

 
  不过就算我谈恋爱应该也做不到她这种程度。

 
  “是吗?”我很怀疑。

 
  “所以我说你没有经验嘛,跟你说了也是白说。”燕柔夸张地叹了口气,大概认为自己在对牛弹琴吧。

 
  “燕柔,你很有经验吗?”我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

 
  燕柔先是愣了半晌,马上别过头去哼了一声:“吵死了。”  
  我就知道她也是半瓶醋,跟我不相上下,毕竟我们都才十七岁,念的又是女子高中,哪有机会谈场清纯的校园恋爱呢?  
  “对了,这几天因为要帮你,我在尽力讨好我哥喔,如果成功的话记得请客。”为了转移尴尬的气氛,我立刻向她邀功。

 
  燕柔没有感谢我,反倒收敛了笑靥,改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狐疑眼光盯着我,过了一会儿,她说:“小芸,你变了。”  
  “呃?”这句话让我错愕。

 
  “你从来没在我面前称呼他一声‘哥哥’。”燕柔诚实地说出了她的怀疑。

 
  “该怎么说呢?说来真要谢谢你,要不是你那封情书,我们两个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  
  这是我想到最好的答案了。从我把那封情书交给丁予恒后,世界似乎变得不一样,我对他的讨好是原因,而他对我的异常温柔更是主因。

 
  “是吗?”  
  燕柔质询的眼光直逼得我低头闪躲。面对她,我有说不出的愧疚,因为这几天我似乎河南哪能看癫痫对丁予恒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情愫,不是用“兄妹”两个字可以解释清楚的情愫。

 
  可能是好友之间的心有灵犀,所以我把燕柔的心情转换成自己的心情,陪她一起在这段暧昧的日子惴惴不安。

 
  一定是这样,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呢?即使没谈过恋爱也知道不可能。

 
  “好啦,未来的大嫂,我们明天的数学小考该怎么办呢?”厘清了纷乱的思绪后我转移话题,现实的生活还是比较重要的。

 
  燕柔恢复了平日的笑容。“吼伊去!”她开始高声唱着郑智化这首“Letitbe”,我也高声合唱。

 
  明天的事就丢给明天去思考吧,谈恋爱比什么都重要!  
          ☆          ☆          ☆     
  五点钟一到,燕柔就开始坐立不安了。

 
  “我还是先回去,你打电话来跟我讲。”她从沙发上起身,脸上显露出紧张。

 
  “喂,你的勇气到哪去了?”我连忙拉住她。如果现在身为女主角的她不在场,恐怕我又会情不自禁转换立场了。

 
  “嗯。”燕柔点点头,我们两人就继续待在电视前装作若无其事。

 
  大概是客厅太安静了,墙上挂钟的秒针每走动一格都发出令人情绪紧绷的声音。

 
  “燕柔,我去一下厕所。”我找了个藉口想从这种气氛中脱身。

 
  “我也要!”燕柔拉住我的衣袖,从她微微颤抖的嘴唇就知道她真的很紧张。

 
  不过我也不好受。“我先啦,等下再换你。”  
  我不顾她的挽留急急忙忙奔向盥洗室,碰的一声将门关上。

 
  打开水龙头,哗啦哗啦的水流声让我勉强平静下来。我没什么紧张的理由啊!如果丁予恒答应了燕柔,对我的生活没影响;
如果丁予恒不答应燕柔,照燕柔的为人也不至于和我绝交,所以我在穷紧张什么?  
  调整好心态后深吸一口气,我从从容容离开盥洗室,指示燕柔该怎么走。

 
  “谢啦,你家看来还真大。”燕柔的嗓音带了些颤抖,她真的很紧张!  
  “我爸有钱嘛!”我跟她开个玩笑,希望能舒缓她紧绷的神经。“快点去,不然我哥就要回来了。”  
  “喔。”  
  燕柔听到我的话后快步奔向盥洗室。就在此时门铃声响起。

 
  “我回来了!”还来不及走向大门,丁予恒就用钥匙径自开门,手上还提着两个大披萨。“买大送大,两个都是你最喜欢的海鲜口味。”  
  “咦?你怎么知道?”我不记得有特别吩咐过他呀。

 
  丁予恒没回答我的问题,将两个披萨放在餐桌上后向我招招手。“到我房间来一下。”  
  “可是……”我想到燕柔,不过他看来有什么要紧的话要跟我说,所以我跟着他走进房间。

 
  丁予恒关上房门后深呼一口气,用极其温柔的语调对我说:“关于那封信……”  
  “等一下!”原来是这件事。我立刻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女主角已经到我们家了,你应该去跟她说。”  
  “女主角?”丁予恒睁大眼睛,仿佛不明白我的意思。

 
  “对呀,她应该出来了。”我用手指向客厅,燕柔应该离开盥洗室了。

 
  丁予恒二话不说离开了房间。

 
  为了避免成为电灯泡,我决定待会儿再出去听结果。可是,我的心跳又开始不规律加速了,脑中呈现一片空白状态。

 
  不久后又是碰的一声,那是有人将大门打开再用力甩上的声音,我赶紧冲出去察看情形。

 
  客厅里只剩下一脸茫然的燕柔,刚才出门的是丁予恒。

 
  “他说什么?”我关心问道。燕柔的样子实在太不寻常,即使是被拒绝也不该这么惊慌失措。

 
  燕柔摇摇头,深呼了一口气后才缓缓开口:“他只问我是不是你的同班同学。”  
  “啊,这家伙……”我真服了丁予恒,燕柔是不是我同班同学有这么重要吗?  
  “小芸,你不懂他的意思吗?”燕柔怀疑地看着我,纤弱的肩膀微微颤抖着,大概在压抑即将爆发的情绪。

 
  “拜托,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虽吉林能够治好癫痫的医院哪里找然知道她不高兴,但我也不能随便对丁予恒的反应做什么评论吧。

 
  燕柔突然话锋一转,以法官审问犯人的口气问道:“小芸,你老实跟我说,你有没有看过那封信?”  
  “呃……我有看。”我坦然承认,即使只看三行还是有看。

 
  燕柔的双手突然攫住我的肩膀拼命摇晃。“那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在故意捉弄我吗?”  
  我从没见过她这么生气,一时之间只有傻傻的望着她。

 
  燕柔忽然放开了我,一边流泪一边夺门而出。

 
  “燕柔?燕柔!”我大声呼唤她,原本想追出去看看情况,但不听使唤的双腿硬是僵立在原地。

 
  就在此刻,电话铃声响了,我还是呆呆地站着,连动的力气也没有。

 
  这个时候谁会打电话来?  
  我在心里推测,却不想把话筒拿起来确认真相。

 
  如果是丁予恒打来的怎么办?如果是燕柔打来的又怎么办?我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

 
  “铃——铃——铃——”我任由电话铃声不停地响,等到那人累了就会自动挂电话,而我也不必烦恼该说些什么。

 
  三分钟后电话铃声终于停了,我也松了口气。今天晚上爸爸跟静子阿姨就会回来,还有家里的开心果小颖,这样我就不会跟丁予恒独处,两人的关系又能恢复平常。

 
  不过平常是哪种平常呢?是燕柔情书出现前的状况吧,而我和燕柔的友情又怎么办呢?  
  “哔——哔——”这回响的是我的手机,总不能装作没听见。

 
  “喂?”冲进房间按下通话钮后我深吸口气,等待彼端响起的声音。

 
          ☆          ☆          ☆     
  “小芸!”  
  是爸爸的声音!我松了口气。“爸。”  
  “还没回家?”爸爸的口气很担心。

 
  “不是啦,明天要考数学,到同学家讨论功课,刚刚才到家。”我赶紧编了个谎言来为自己刚才没接电话的行为脱罪。

 
  “有问题问小恒不就好了?”爸爸先是不解,几秒钟后赶紧补充说道:“喔,对不起,我忘了你和他……”  
  “爸现在在哪里?”我立刻转移话题,现在谈论丁予恒是我最不愿意的事情。

 
  “我们现在在小港国际机场,领了行李就马上回去。”  
  爸爸打电话来大概只是要说这件事。

 
  “嗯。”我应了一声。

 
  “对了,小恒不在家?”  
  “他大概打工还没换班吧。”我又编了个谎言。

 
  “OK,等会见。”  
  在爸爸说完后我立刻切断通话。如果刚才的风波被他们知道,免不了又要问东问西。

 
  不管有多生气,先把丁予恒叫回家比较重要。于是我重新按下通话钮,百般不愿地输入他的手机号码。

 
  “这个号码现在收不到讯号,如果要留言请按……”  
  “白痴丁予恒,我爸跟静子阿姨要回家了,赶快给我滚回来!”  
  我气冲冲地留了这段话后就切断通话,过没几分钟就听到大门门锁有钥匙插入旋转的声音。

 
  就知道他没走远。我故意装作没听到他回来。

 
  “邱芷芸!”丁予恒忿怒地吼道,脚步声逐渐靠近我的房间。

 
  我闷不吭声,想到是他害我和燕柔的友谊破裂就无法原谅他。

 
  急促的敲门声传入耳际,我依旧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

 
  “邱芷芸,如果你再不开门的话,我就把门踢开!”丁予恒恐吓我。

 
  什么嘛!这几天那个和颜悦色的好哥哥的温柔跑哪去了?  
  “要是踢得开的话你就踢啊!”我才不怕他呢!现在满脑子只想到燕柔伤心落泪的样子。

 
  都是他害的,一切都是他的错!  
  一阵脚步声从我房门前响起,丁予恒大概放弃了,我也松了口气。

 
  “是否我对你总是显得不在乎?是否我眼神总有几许淡漠?如果冷漠不在乎是分离的理由,我该含笑让你走还是含泪挥手……”(词武汉好的癫痫病医院,这医院靠谱:王振敬)  
  原来丁予恒回自己的房间开始弹起这首“愫”了,还边弹边吼,像是怕我听不到似的。

 
  “难听死了,闭嘴啦!”我用尽力气大吼。这一段应该是女生的部分,他偏把转音部分用嘶吼的方式吼出来。

 
  歌声跟吉他声都停住了,又是一连串脚步声到我的房门前。

 
  “邱芷芸,给我出来,否则我就在你门前唱!”丁予恒再度恐吓。

 
  天啊,我可不可以告他噪音污染?  
  “是否我对你……”  
  “好啦好啦,我投降。”这样吵下去别说数学了,等下爸他们回来一定会发觉不对劲。

 
  一打开门,丁予恒就用责怪的眼神注视着我。

 
  “你什么态度呀,我同学被你弄哭我还没找你算帐呢!”我先声夺人。虽然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气势一定要保持住。

 
  丁予恒没有理会我的抱怨,还是一直盯着我看。

 
  “你到底想怎么样嘛!”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我将头别到一旁去不愿与他四目交接。

 
  丁予恒总算以平静的语气开口:“我希望这种事不会有第二次。”  
  “什么事情?情书吗?”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件事。

 
  “对,请你不要多管闲事替别人送情书。”丁予恒冷漠说道。

 
  真是奇怪了,一般男生不是都很喜欢收到情书吗?而且经由妹妹过滤的更好。

 
  “你在生什么气?情书收的多就表示你很有人缘很受欢迎啊。”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生气。

 
  丁予恒的口气突然变得很凶。“闭嘴,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对,我就是不懂你干嘛问我同学是不是跟我同班?跟我同班你就不屑认识了吗?”我把内心的纳闷问出口。哪有人交女朋友前会问那个女生是不是跟自己的妹妹同班!  
  丁予恒叹了口气。“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我……”  
  还来不及回嘴就听到门铃响了,紧接着是大门打开的声音。

 
  “哥、姊,我们回来了!”小颖第一个冲进家门,瞅了我和丁予恒一眼后马上扑转身向后跑。“爸、妈,哥和姊在说悄悄话耶!”  
  “你快滚啦。”我低声责备丁予恒。这下子误会可大了。

 
  丁予恒不发一语走回自己的房间,我则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迎接回来的家人。

 
  “爸、静子阿姨、小颖。”我分别给他们每个人一个拥抱。

 
  “咦,哥到哪里去了?刚刚你们不是在……哎呀!”我偷拧了小颖一把,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日本怎么样?”我询问他们出国旅游的情形。

 
  “棒透了,要不是你跟小恒是考生,就带你们一起去了。”爸爸的口气充满了遗憾。“对了,干脆等明年暑假你们考完,全家再一起出国玩。”  
  “嗯,那我要去欧洲。”我先订了最想去的行程。

 
  “姊好诈,我要去美国啦!”小颖嘟着嘴,两只小手拉住我的手臂边摇晃边撒娇。

 
  现在才十岁的小颖真的好幸福,可以无忧无虑地计划玩的行程。

 
  就在此时,静子阿姨突然问道:“小恒,你要去哪里?”  
  大家的视线同时转向静子阿姨,而丁予恒也脸色沉重地走了过来。

 
  “我自己去。”他回答的口气也很阴沉。

 
  “小恒?”静子阿姨似乎被他吓着了。

 
  “我们不是一家人吧。”丁予恒对我瞥了一眼,极其冷淡地说道。

 
  客厅的气氛瞬间凝结了,爸爸、静子阿姨跟我都保持沉默,不知该作何回答。

 
  之所以无法回答的原因在于他说的是实话,我们这个家可以分成两个不同的集合,彼此的交集只有小颖一人。

 
  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没有血缘的兄妹不是一家人,那么是什么关系呢?  
  我不知道,相信丁予恒也不知道。  
 
 
 
 
 
 
 
 
 

© zw.lfves.com  灵异神怪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