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农家茶 >  正文内容

雪落无声_故事

来源:灵异神怪网    时间:2020-10-16




  【一】梦境

  ……雪落无声,梅自绽开,却道风景独好。

  画眉抚着一枝红梅,上前嗅了嗅,低语道:“梅花香自苦寒来大抵是从这里感悟的罢。”

  “小姐。回吧,出来大半晌了,身子才好些,可别着了凉了。”巧儿担心的看着画眉。

  “好。”画眉转身往回走,踩的积雪吱吱作响。

  庭外的马蹄声敲得这冬日越发不安宁了,画眉听的真切,这是乌龙的声音,她转身问巧儿:“这可是萧哥哥的乌龙马?”

  巧儿一惊道:“小姐,说哪里话,这世上哪有什么乌龙马,又哪里来的萧哥哥。”

  “没有么?”画眉不相信的问。

  “可是,庭院的里站着那个白衣少年是谁?”画眉用手一指,少年微笑着浑身是血的倒下了。

  “啊!”一声尖厉的叫声将四周的人惊醒。

  “小姐,你醒醒。”巧儿上前呼唤着画眉。

  “我做恶梦了。”画眉捂着胸口,浑身大汗。

  “小姐,好好休息吧,明天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了。”巧儿轻轻的安慰着画眉。

  “明天,你同我一起嫁过去么?”画眉拉住巧儿的手。

  “是。”巧儿轻轻道。

  “那我就放心了。”画眉叹了一口气,躺下了。

  “老爷,画眉那丫头又梦魇了。”画夫人悄声对画相爷道。

  “魔怔了!真不知道对六王爷如何交待。”画相爷叹了气。

  “交待什么?是那六王爷非要娶画眉不可,画眉的情况整个妙香国哪个不知晓。”画夫人一脸不满的道。

  “嫁给别人我倒放心,可是嫁给这个冷血无情的六王爷,画眉的好日子恐怕不多啊!”画相爷说完老泪纵横。

  “好了,相爷,你这样子显得我这个做继母的倒是无情了?从小到大,我怕人家说三道四,我哪样不是顺着她。”画夫人也不高兴了。

  “好啦,多说何益?明天就出嫁了,早些歇息吧。”画相爷拍了拍夫人的手,一夜无眠。

  “王爷,王妃到了。”侍卫禀报。

  “王妃?”六王爷莫翎笑了。

  盛大的喜宴,六王爷莫翎喜笑颜开,画眉也含羞低面,真是一对壁人啊!西国国王和王后一颗悬着的心也放在肚子里了。

  宾客们散尽了,莫翎走了进来,喜房里,红烛成泪,画眉呆坐着,被一柄宝剑吸引住,这剑,这剑,是梦里萧哥哥的,是那个白衣少年身上的,她记得,她记得那个在她梦中一直出现的人和剑。

  “王妃喜欢这把剑?”莫翎笑着问。

  “好似在哪里见过。”画眉长出一口气。

  “王妃看样子真的不记得了?”莫翎笑道。

  “王爷,好像你不高兴?”画眉道。

  “哪里?本王只是有些累了,王妃我们早点歇息吧。”六王爷温情脉脉道。

  “王爷,不好意思,妾身今日正好身子不适。”画眉低低道。

  莫翎望了一下画眉的手指,上面套了个圆环,这是后宫中女子来月信的标志。莫翎道:“那王妃早些安歇。”

  望着莫翎的背影,画眉低声唤道:“巧儿。”

  “我心中不安宁。“画眉低低道。

  雪自飘零花自落,漫卷冬风两成空,谁家新妇着红妆,黄花照镜一朱砂。一个背影出现在梦中。

  孤亭中,一抹青色暗相合,最是无情冬日时,残阳如雪照晚石,哪得几许清秋来,画眉自徘徊,举头冷月无声,低头积雪如绵,近日梦中多惊醒,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远处,莫翎皱着眉,此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王爷,王妃的病恐是越发重了。”王府的管家莫邪道。

  “忘了也许更好,就让她病着吧。”莫翎轻声说。

  “唉,王爷,好好地亲事,如何成了这模样了。”莫邪叹道。

  “巧儿。”莫翎叫道。

  “王爷,我在。”巧儿应声而出

南宁癫痫到哪家医院好

  “这些年,苦了你了,本王都记在心里。”莫翎道。

  “王爷说哪里话,巧儿这条命是小姐和王爷给的,巧儿做什么都心甘情愿。”巧儿道。

  “明天归宁的日子,你准备准备吧。”莫翎吩咐着。

  画府,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画眉与莫翎相挨而坐,桌上丰盛的菜摆满了桌子,塞外的菜,自是别处不同,高寒的地区,吃的也与众不同,塞外的气候寒冷,农作物都早熟只有一季,冬日没有新鲜菜,妙香国的人总是将秋季成熟的菜晒起来,豆角干,干白菜,茄子干,菜团子,冻豆腐,萝卜干,干蘑菇,农家自作的粉,好吃得很,那一串串挂在窗口的红辣椒,干大蒜等调味品都显示着今年的冬日特别长。

  塞外的菜有两个特点,一是干菜,一是冻菜,别管是平常百姓人家,还是达官贵人都是一样的吃法。

  画眉最爱吃的猪肉酸菜炖粉条,羊肉香菜丸子汤,牛肉白萝卜丸子汤,小鸡炖野生蘑菇,葫萝卜炒木耳,干韭菜炒绿豆芽,土豆茄子炖豆角烩排骨,红烧肉,焖肘子,豆腐炖鲤鱼,锅包肉,滑留肉段,烤羊排,手抓肉,洋葱炒牛柳,酱茄子,血肠芥菜英子,凉拌蒲公英,嫩炒车轱辘菜,肉炖猴头菇,奶豆腐,雪里红(北方冬日特有的一道菜,是用牛奶做成的冰砖,切成四方小块,上面铺上自家做的山楂,酸甜中带着清香,味道好极了。)最后一道汤便是烧奶茶了。

  塞外的人无酒不欢,他们不喝低度酒,喝酒就喝五十多度左右的白酒,用大碗边吃边喝,吃得高兴时,便会载歌载舞,尽兴而归。

  莫翎十五岁从中原随父亲来到塞外,便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原以为塞外的风俗定是奇异,没想到只是吃的不同罢了,没有中原的那般诸多规矩与习俗,其余的便没有什么不同。

  “岳父大人,时候不早了,我和眉儿也该回去了。”莫翎道。

  “好,好,你们慢些。趁天还不太黑。”画相爷道。

  窗外的北风吼的真紧,北方冬日天黑的很早,过午三点左右就半黑了,从王府到画府要经过一些时候,风吹过脸,刀割般的疼。

  轿子内,莫翎与画眉相顾无言。

  “你很爱吃家里这些菜呢,我看你吃了不少呢,每道菜都喜欢吃?”莫翎笑着问。

  “嗯,这些菜我都爱吃,就是不会做。”画眉也笑了。

  “没事的,这些菜,我每在让厨房给你做着吃。”莫翎摸了一下画眉的头。

  “他们说你是冷血王爷,我看倒没那么可怕。”画眉笑着看着他的夫君。

  “可能有时候吧。”莫翎长叹了一口气。

  “有心事?”画眉问。

  “没有,有些累。”莫翎道。

  两人正聊着天,外面的世界一片安静。

  天色暗了下来,几十道黑影不知从哪里杀

  出,卫兵大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毙命了。

  “王爷,我们遇到刺客了。”一个兵丁叫道,这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兵丁。

  “好厉害的杀手,自己竟然半点没有觉察。”莫翎心中暗惊。

  纷乱之中,画眉吓得跑开了,莫翎一回身,画眉不见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跑,跳下轿子时,一个刀尖刺向了她,而莫翎此时已被数人包围,无人能救她。

  刀尖要刺中她身体的一刹那间,她本能的一转身,飞身而起,一个旋风脚将来人踢飞,回手掷出刀,正中刺伤那人后心,那人应声而倒。一个三百十六度的翻身,取得墙上挂的青玉剑,剑花如风,剑影如雨,剑气如虹,剑声如雷,剑光如炬,剑人合一,疾如风,快如电,瞬间形势逆转,来人见势不妙,打了手势,跑了。

  众人皆惊,画眉亦惊在原地。

  “眉儿。”莫翎叫道。

  手握青玉剑的画眉就这样呆呆的站着,良久,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歇斯底里的叫了声:“萧炎。”

  “你醒了。画将军。”画眉睁开眼,眼前的人都是故人。

  “这是哪儿?”画眉问。

  “将军,这是画眉山庄。”士兵回道。

  “画眉山庄?”画眉自语道。

  “你们下去吧。”巧儿的声音周口市癫痫病医院在线咨询

  “王爷呢?”画眉问。

  “王爷他在门外呢!”巧儿道。

  画眉走了出去,外面空无一人,莫翎早就走了,画眉心中冷笑一声,转身走了进来。

  “我病了多久了?”画眉问。

  “五年了。”巧儿小心的答道。

  “这五年,萧炎还好吧。”画眉又问。

  “挺好的,都按你的意思办的。”巧儿道。

  “我们去看看他吧。”画眉对巧儿说。

  草原深处,白色皑皑,一座墓孤零零的躺着,周围零星的开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给这冬日的孤坟添了不少活力,一枝梅花在旁边还未绽放。

  “萧哥哥,我来了,你的眉儿来看你了,这些年,你可好?”画眉坐在萧炎的墓前,身后莫翎静静伫立。

  往事如烟,回首徒增悲伤。

  画眉山庄是妙香国的国王赐给画眉的宅院,奖赏她在战场上的英勇。

  山庄中,一切都很温暖。

  “萧哥哥,这桃花洒酒好喝的很,你喝了吧。”画眉欢喜的看着他。

  二皇子萧炎含情的看着画眉,画眉娇羞的看着萧炎,道:“看什么呀,快喝了吧。”

  萧炎接过桃花酒,一饮而尽,萧炎脸上的浓情蜜意还未来得及退去,便倒地不起。

  血染红了白衣,腥红了画眉的双眼,萧炎静静的躺在她的怀里,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切来得太突然。

  “这是西族特有的毒药,无色无味,两国停战也有一年有余,为何突然发生此事?”正巧来山庄的画朗道。

  与此同时,妙香国也接到消息,西国重兵压境,战事一触即发。

  西国的六王爷莫翎是此次主帅。

  画眉悲愤道:“我要踏平西国,给萧炎报仇。”

  “画将军。”莫翎很是意外。

  妙香国的画将军人称战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如今她却满目仇恨。

  “背信弃义的家伙。”画眉提剑上马,指挥着士兵与西国大战,但莫翎也是个优秀的将军,两下相持不下,损失惨重。

  太过悲愤,画眉判断失误,被西国生擒,举国震惊。

  西国六王爷莫翎向西国国王求情,西国国王看得出自己这个儿子喜欢画眉,并且郑重的向妙香国提亲。

  “我不会答应你的。”画眉冷冷道。

  “为什么?“莫翎问。

  “你们背信弃义,杀我心上人,犯我边关。”画眉怒道。

  “明明是你们先犯我边关,我带兵前去,岂料空无一人,正陈兵观望,不想你随后带兵杀来。”莫翎道。

  “狼子野心,天下皆知。”画眉道。

  “画将军,虽你不喜我,但你我两国此次交战,损失惨重,其中必有误会。”莫翎道。

  “误会?”画眉一想到萧炎的死就痛不欲生。

  “多说无益,你走吧。”莫翎转身离开。

  “小姐,国王已经赐旨,答应了西国的婚事,你的兵权也解除了。”巧儿道。。

  “知道了。”画眉毫无表情的答道。

  画眉山庄清静得很,从西国回来后,除了见过国王,画眉哪里也没去,她静静的坐在画眉山庄中闭着眼睛,没有人知道她想什么。

  深夜,只听得画将军凄厉的喊声:“是我,我亲手杀了他,我的错。”

  战败的压力与错杀心上人的悲伤,终于将铁一般意志的画眉击败,她疯了。

  婚事一拖再拖,莫翎等了又等。

  她被接回了画府,画眉山庄从此庭院深深空寂寞。

  画府五年,画家上下齐心照顾着这个被伤害的小姐。

  画眉想到这儿,嘴角不禁微微一笑。

  草原上冬去春来,积雪在第二年的五月中旬才开始融化完,草木萌发,虫醒鸟落,兽走禽飞,百姓们忙着开始种田,这是妙香国粮库的保证,士兵们也参与农耕,趁着雨季来临时人们要将麦子和油菜播种完,到秋天时,将麦子收割,将油菜籽炸油,一年之计也在于此了,这年,是由画眉的士兵进行武汉治癫痫病上哪家医院比较好农耕及保卫粮食的丰收。

  庄稼长得很快,不觉已经半人高了。只需一场及时雨,便可以灌浆了,大家都在等雨,雨终于来了,狂风夹杂着暴雨,月黑风高夜,正是钓鱼好时节。

  (哪里是萧炎的墓?为什么有重兵把守?)

  萧炎的墓,竟然有重兵把守。

  不过今夜,雨大得很,士兵不觉困倦,沉沉的睡去。

  几个蒙面人悄悄出现在萧炎的墓前。

  空的,萧炎的墓是空的。

  蒙面人将墓复原,并未注意他身后的麦地里也有几个人影,他们是为同一目的而来的,大雨冲刷下,看不出一丝痕迹。

  清晨,守墓的士兵并没有觉察到异样,一个不得宠的皇子,自然没有人在意他了。

  他能藏在哪儿?

  萧炎的宅院,空空的,只有一两个仆人在里面看守,五年了,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人气虽少,但也不让人感觉惨淡。

  画将军!仆人看到画眉突然造访,有些吃惊。

  “我来,就是想看看。”画眉轻轻地说。

  “画将军请!”仆人道。

  “萧哥哥,虽死犹生呀!这光景好像他一直在这里生活着。”画眉轻声叹道。

  “是呀,是呀,我们把二皇子生前的东西都保存的很好。”仆人道。

  画眉里里外外的走了一遍,说:“自我生病后,我还没来过这里呢。”画眉的目光注意到一处,泪水流了下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泣不

  成声。

  “我的画眉山庄也空了许久,就如同这里一样的。”良久画眉止住哭声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画朗为什么会在这里?)

  “画相爷,请留步。”正从萧炎府的后门溜走的画朗被画眉的士兵拦住。

  “老爷,请吧。”巧儿上前将画郎带走。

  “老爷,昨天的参汤你喝了不少,还是少运功吧。”巧儿笑着说。

  (那参汤有什么功效?)

  “爹,你多喝点,这是女儿亲手熬的。”昨日画眉笑吟吟的端着汤喂他。

  画朗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不再挣扎。

  (增添一些画眉发现木雕的情节)

  “什么时候,府里多了些木雕啊?”画眉轻声地问。

  “这是我们闲来无事,就摆了进来,添些人气。”仆人满脸堆笑,却又满眼戒备。

  “是么?”画眉说着突然抽出青玉剑,将眼前一个木雕一砍为二,道:“好大的木雕,试试我的剑锋快不?”

  木雕里面跳出一个人,四目相对,画眉开口道:“萧哥哥,你死而复生,可喜可贺。”

  萧炎看着画眉,半晌无语。

  “不知道国王见到你,反应如何呢?萧哥哥。”画眉噙着泪哽咽的问。

  “眉儿。”萧炎开口叫道。

  “画将军。”画眉一听眉儿这几个字就觉得恶心,她提醒萧炎不要叫她眉儿。

  “让他们都出来吧。”画眉地萧炎说。

  “兵不血刃是最好的,二皇子。”萧炎看了看四周,他了解画眉,她必是布上了全局才会上门来抓他的。

  “你是如何发现的?”萧炎在牢里问她。

  (怎么到牢里的?请添加一些解押萧炎在去牢中路上时的情景)

  说起来真是讽刺,爱萧炎的这颗心发现的,但是,此刻,画眉并不想谈情叙旧。

  “自你死后一年多,皇子们死的死,伤的伤,哪有这么巧的事情。”画眉笑了。

  “可我已经死了。”萧炎不解的问。

  “不好意思,你的墓是空的。”画眉笑着说。

  “你的士兵去了南边震守边关,西王来犯,只有诸王子的兵力可用,削弱对方兵力,壮大自己兵力,西国与妙香国一役,只有你不损一兵,虽然你死了,可是,我发现你的兵似乎还是不听现任领兵的话,无论换哪个将领都一样。这只是我冷静下来的猜测,我真不敢相信,直到伽叶国来侵,你的士兵的作战方式如同你在世一样。所以,我去看了看你,你果然让我没有失望。伽叶河南柘城县人民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一战,你统领的军队已经是妙香国的支柱,而我要做的就是培养新的兵种与你抗衡。”画眉看着略震惊的萧炎说道。

  “眉儿,我是真心对你的。”萧炎柔情地说。

  “是么,你让我在充满自责中忧伤,这是你爱我么,你让我冲锋陷阵,生死不顾,这是爱我么?你让我嫁与西国六王爷,这是爱我么?你让我将战士带入万劫不复,妻离子散,让我闭眼就看见士兵们马革裹尸的惨状,这是爱我么?”画眉眼含泪水。

  “我想让你做王后的。”萧炎道。

  “王后?”画眉笑了。

  “是呀,明天国王会来你府中,想想这么多木雕,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呢?明天你可能就是妙香国的国王了。”画眉道。

  “爹,你为何出卖我,同他一想出卖我。”画眉没有理萧炎的话,转身问画朗。

  “人的贪欲是无限的,二皇子本也是无欲无求的,可是,我帮他呀,我知道他喜欢我的女儿,我帮他,他一定相信,我帮他壮大他的军队,帮他取得军功,帮他在朝中有了立足之位,谁人不知画将军与二皇子情投意合啊,强强联合,登上皇位也不是不可能,渐渐的皇上也注意到这个儿子,立储的人选里竟然也有他了。人到了此刻,想退步是不可能的,而且贪欲之心一起,但很难再下去了。他也相信他能成功,可是,诸皇子们的军功都比他多,削弱力量是需要战争的。女儿。”画朗笑着说。

  “所以,你们就亲自导演了一声西国投毒的戏?”画眉问。

  “盛怒之下无智者。”画朗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带兵出征了,只是你没想到,我会战败。”画眉问。

  “今天若不是你,炎儿就是当今国王了。”画朗道。

  “我不是战败的,我是投降的。”画眉轻声对画朗道。

  “什么?”萧炎与画朗都大吃一惊。

  “要不,我有什么理由生病呢?只有双重打击,我才能生病呀,我是战神呀。”画眉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国王没有来见萧炎,只是下了一道圣旨,处死萧炎,这一次,真是由画眉来执行,那一天,天真的冷极了。

  画眉亲手将萧炎安葬,并在他的墓上种了她最喜欢的梅花。

  画朗无罪释放,画眉对国王说:“是她派画朗去萧炎府上的,这是她的计划。”

  画相爷依然是画相爷。

  天快黑了,画眉依然在萧炎的墓前没有起身,莫翎就这样一直站着,终于,画眉开口了:“你早就知道他活着,为何一直没有告诉我。”

  这五年,莫翎离开西国,做了五年质子,放弃了皇位继承,亲自照顾她,她一直等他告诉她:“萧炎没有死。”终究没有等到那句话。

  莫翎没有回答,只是问:“你想继续做你的画将军,还是远走他乡。”

  “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画眉道。

  “我休妻吧。”莫翎道。

  “我是谁,还用你来休,我早就让我王告知你王,我们好合好散。“画眉道。

  “那次刺杀是你自己演的戏吧。”莫翎问。

  “要不我如何恢复记忆呢,总得有外物刺激吧。”画眉笑着道。

  “你利用萧炎几乎毁了妙香国的力量,现在你力量是最大了。”莫翎道。

  画眉回眸一笑,看了莫翎一眼,道:“可你还是愿意娶我不,不是么?”

  画眉哈哈大笑起来,泪水流了满面。

  模糊的泪水中,画眉依稀又看到了沙族国。

  “画兄,眉儿就托付给你了。”沙族国国王道

  “父皇。”眉儿叫了一声。沙族国国王没有停下脚步,他要与他的子民共存亡。

  “画叔叔,我们要去哪里?”小小的沙眉问。

  “我不是你的叔叔,从今天起你叫画眉,是我的亲生女儿。”画朗说道。

  “我记住了。爹。”画眉懂事的点了点头。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画朗凭着过人的武功及机智,成为了妙香国的宰相,而画眉也成为妙香国的画将军。

  而妙香国正是当年灭亡沙族国的元凶。

© zw.lfves.com  灵异神怪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