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始有彼 >  正文内容

寂寞与欲望无染_故事

来源:灵异神怪网    时间:2020-10-16




  是的,我真的疯狂了。就在这一刻,我发誓要把白雪抢回来。第二天,我换上低胸套裙,化了精致的妆,然后等在陈刚就读的大学门外。

  一

  白雪的出现注定是一桩孽缘。

  那天下午,救护车送来一个脾脏被撞破的车祸病人,而我作为医院手术刀玩得最棒的主治医师,理所当然成了主刀医生。而在手术前,却找不到需要签字的病人家属。就在那一刻,我撩开了覆盖在病人脸上的团团乱发。我看到了怎样的一张脸啊,清纯如荷,清秀婀娜,虽说脸色苍白,但那一份柔弱而纯纯的美丽一下就洞穿了我的心扉,我觉得我27年的生命所要寻找和保护的人就是这个女孩。

  我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斗胆为这个叫白雪的女孩签了字。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当白雪被推出手术室时,在场的医生护士都冲我鼓起了敬佩的掌声。但我却不敢正视大家,我的动机其实并不高尚,在我勇于救死扶伤的背后,实则隐藏着一颗卑微的心。是的,同样身为一个女孩的我,是一个同性恋者。白雪躺在病床上接受挑战的那一刻,触动了我的灵魂,我想起8岁那年,贫寒的我在上学途中被一个陌生男人用一根棒棒糖引到了一座废楼里,接下来的过程变成了我永久的噩梦。从那之后我变得沉默而卑微,我开始憎恶男人,憎恶被许多男女颂之为爱情的那种东西。从小到大我都很优秀,唯独拒绝异性的亲近,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比我还柔弱的女孩,直到白雪的出现。

  白雪住院的第三天,她的男朋友陈刚才出现。这个正在读研究生的男孩子,显然对这场车祸还有些不知所措。脸色已有些红润的白雪拉过陈刚的手指着我说:“没事,我遇上了这位好姐姐,她不但救了我,还帮我垫付武汉治疗癫痫病正规的医院了住院费。等我们今后有钱了,慢慢还这份情吧!”

  白雪出院那天我流了泪。不知内情的白雪也很动情,她主动扑到我怀里说:“好姐姐,白雪一辈子都会记住你的!今后你有什么好事喜事,也别忘了通知我,让我这个当妹妹的来祝福你!”

  白雪转身走出老远,我的目光还一直紧随着她。我闻了闻臂弯,上面仿佛还残留着她的体香。

  二

  本来以为,和白雪的这段邂逅,只是弹指一挥的记忆,却不料两个月后的一天凌晨,我寂寞的手机突然被一个陌生的号码振响了。

  打电话的人正是白雪,她略带哭腔的嗓音在这个孤独的夜里显得分外凄楚。白雪说,她现在流落街头,被男朋友拒之门外。

  我立马翻身爬起,驱车去街头找到了她。白雪穿着薄薄的T恤衫和超短裙,略施粉黛的脸显得性感而妩媚,在昏黄的灯光下凄楚动人。一见到我,白雪就扑到我的肩头,脸上泪雨滂沱。她嗓子喑哑地说:“我和陈刚吵架了!”

  回家路上,我断断续续知道了他们闹矛盾的原因。白雪出院后,为了支持男朋友读研,也为了尽快摆脱贫困,她背着陈刚去了一家夜总会做陪酒小姐。夜夜笙歌免不了要逢场作戏,也难免不被陈刚怀疑。就在今夜,当白雪正在强装欢颜陪酒时,被跟踪而至的陈刚撞个正着。气昏了头的陈刚冲上去对客人动了粗,却被保安强扭着撵出了门。羞愤中的陈刚回到他们租住的蜗居就反锁了门,任凭跑步回家的白雪在门外喊破了嗓子也无济于事。流落街头的白雪在无望中想到了我,便拨通了我的手机……

  那一夜,白雪和我终于躺进了同一个温暖的被窝,伤心欲绝的白雪很快沉沉地睡了过去,而我却睁眼难眠。眼前的白雪,柔弱如一只刚出生的小猫,那细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这家效果好长的睫毛,粉扑扑的脸蛋,还有那细如凝脂的肌肤,都使我忍不住想轻轻抚摸。在我一阵一阵的抚弄中,白雪突然醒了过来。她惊惧地爬起来,像看陌生人一般看着我。我虽然难为情,但还是鼓足勇气说:“白雪,不管我是否对你造成了伤害,我必须告诉你,姐姐喜欢你!你现在心头一定很难受,那边男朋友不理解,这边又受姐姐欺负。但姐姐不是趁人之危,我是忍不住喜欢你才这样。如果你反感,天亮了我就送你回家!”

  白雪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先是惊恐、排斥,接着是怜惜、同情,最后转变成一种特别的温柔。她主动拉住我的手说:“我本来也无处可去,陈刚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理解。现在,我的亲人只有你,你救过我的命,你想怎么着,我一定会依你!”

  白雪说完,主动簇拥入怀。那一刻,她的眼角闪着晶亮晶亮的东西……

  三

  和白雪相处的几天,是我一生中最轻松的日子。白天,我们对着菜谱研讨美食,夜晚,在肌肤的亲昵中相拥而眠。有一天,白雪甚至说:“其实女人与女人之间,也未尝不能产生真正的感情,我现在都快离不开好姐姐你了!”我听了很开心,如果她真因为我而离开了陈刚,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但这样的好心情没能维持几天。这一天傍晚,我下班刚回到家,发现白雪心事重重,墙角,放着她已收拾好的包裹。我的心咯噔一下,我知道有事情要发生。果然,白雪把饭菜端上桌,口气有些凝重地说:“对不起,姐,这可能是我陪你吃的最后一顿饭了。下午陈刚给我打了电话,他向我道了歉,待会儿就来接我……”

  我一直微笑着,努力让自己显得不在乎,我甚至违心地说了一些祝福的话。白雪说:“放心吧,姐,我永远不会对陈刚,不会对任何人说出这癫癫怎么根治段秘密。在我的心中,你仍然是值得我敬爱的好姐姐!”(短篇言情小说 美文网 )

  那天晚上,我目送着陈刚接走了白雪。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失落到了极点。我开着车去了城北。每天晚上,那儿都有一群喜欢飙车的人,平时我不屑一顾,今晚却主动加入进去,在极度的刺激中寻求解脱。我的疯狂之举镇住了他们,半道上这些“飙友”截住了我,他们大声地骂:“疯婆子,你不要命了?”

  是的,我真的疯狂了。就在这一刻,我发誓要把白雪抢回来。第二天,我换上低胸套裙,化了精致的妆,然后等在陈刚就读的大学门外。当陈刚一出来,我就装着偶遇迎了上去。陈刚对这个帮助过他女朋友的“恩人”自然很亲切,我趁机邀请他去咖啡馆小坐。

  陈刚是毫无防备的,我在他喝的咖啡里悄悄放了催情药。我在事先订好的房间里,早已装好了摄像头。我主动搂住了他,直到他最终火山爆发……#p#分页标题#e#

  四

  白雪很快和陈刚分了手。在收到我匿名寄去的光盘后,白雪无法再保持平静,因为陈刚欺负了她最尊敬的姐姐。

  不久后的一天,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敲开了我的门。他看上去有些萎顿,唯独眉心那颗痣很抢眼。他客气地说,他是白雪的父亲,贸然上门打扰,是有一事相求。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无非是不要影响他女儿的终身幸福。是的,我对所有的说客都充满了本能的排斥,尤其对眼前的男人充满愤怒。我甚至已准备好了逐客令。但是,他说的却是一段对往事的忏悔……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在白雪很小的时候,曾做过一件很对不起她们母女的事情。那时,我和她妈妈两地分居,因为把持不住内心的冲动,我用棒棒糖作诱饵,猥亵如果癫痫病不发作,那么能把药物停了吗?了一个陌生的小女孩。这件不齿人伦的事情影响了我的一生,我在痛苦中和白雪的妈妈离了婚,从此未娶并带大了白雪。可以说,白雪就是我一生的希望和寄托。前些天陈刚找到我,说了他和白雪的矛盾,也检讨了他对你的冒犯。我本来想劝说女儿,但发现白雪的言辞间对你有一种特别的依赖。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希望你是真心在照顾她。今天我来,就是想请你看在一个孤独的老父亲面上,再帮助白雪一把,让她走回生活的常轨……”

  我闭上了双眼。是啊,女大十八变,虽然他已认不出当年的那个小女孩,但我却从他眉心那颗痣一眼认出了他。可以说,是他当年的侵犯改变了我的一生,包括我的性取向。我一直想着报复,当几个月前白雪因车祸送来医院手术没人签字时,我从白雪的衣兜里搜出了她的全家照,并且一眼认出了站在她身边的那个慈祥的男人……从那之后我开始对白雪表现出特有的亲昵,我想把她变得和我一样,这既出自于爱,也是出于自私和报复。

  几天后,我把白雪的包裹收拾好,在她惊讶的目光中最后一次拥抱了她。我说:“对不起,那张光盘是我寄的,整个过程都是我一手策划的……”白雪流着泪点着头说:“我知道,姐!”我不解:“那你为什么还要和陈刚分手来迎合我?”白雪扑在我肩头说:“因为我不想伤害你,我总觉得,你内心很孤独!”

  泪水在我的眼角弥漫,我抚了抚白雪的秀发说:“傻妹妹,你以为自己委曲求全,姐姐内心就好受吗?快下楼吧,我已打电话通知了陈刚,他现在正在下边等着你呢!”

  白雪走了,一步三回头。我知道她内心在担心什么,是的,她在担心姐姐的幸福。而我想说,阴云散去,姐姐也一定能找到志趣相投的人。

  作者:寸金

上一篇: 冷水时光_散文

下一篇: 月佬_散文

© zw.lfves.com  灵异神怪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