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益者与 >  正文内容

清宁村_伤感美文

来源:灵异神怪网    时间:2020-10-16




  “白月光,亮堂堂,身上裹件旧衣裳。只见新人笑,哪管旧人哭,日出盼日暮,岁月催人老,红颜白发生。鼓楼下,木鱼声,声声断人肠。天黑了,起风了,我来带你上路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嘴里唱着这首歌,捧着在清宁河边采的野花,边走边跳。

  “小双,别唱了,快停下。”李大牛对着小双喊道。

  “大牛叔,为什么不能够唱?”小双不解。

  “不是不能唱,是不能唱这首歌。”

  “为什么?”

  “没为什么?小孩子家家哪来那么多话。天快黑了,还不回家。”

  “哦。”看到李大牛生气了,小双也没有再问,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了。

  “哎,看来清宁村又要出事了。”李大牛边挖地边叹息。

  清宁村在老鹰山下,清宁河畔。这里土地肥沃,地势平坦,水源也好,村民们生活的相对富足。

  可是清宁村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只要一有人唱“白月光,亮堂堂,身上裹件旧衣裳。只见新人笑,哪管旧人哭,日出盼日暮,岁月催人老,红颜白发生。鼓楼下,木鱼声,声声断人肠。天黑了,起风了,我来带你上路了……”这首民谣就会死人。

  多年来,这首民谣已经成为了清宁村一个忌讳。没想到今天小双又在唱这首歌。

  “死人了,快来人啊。”一大清早的就有人在井边大喊。

  村民们闻声赶来,没一会儿井边就围了一大群人,随即把淹死在井里面的人捞了出来。

  “这不是沈大娘吗?怎么淹死在井里了?”

  “看样子是昨天淹死的,身体都有点发胀了。”

  “那里还有个水桶,估计是打水得时候不小心掉进去了。”

  “哎,造孽啊。”

  一时间村民们议论纷纷。

  “昨天我听见小双在唱那首歌?”一个村民突然开口说道。

  “我也听到了,当时吓得话都不敢说。”

  “话说小双在哪里听到那首歌的,村子里不可能有人教她唱那首歌的。”

  “难道她去了黑木屋?”

  提到黑木屋,村民们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恐惧之感。

  2

  黑木屋是一百多年前柳家的牛棚。在那时,柳家就已经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大户人家,拥有大片的良田和许多的宅子。

  话说有天一个戏班来村里唱戏,柳老爷看上了一个唱戏的女子,名叫周清,就娶了做自己的小妾。

  自从那个伶人周清进门后,深得柳老爷宠爱,慢慢的柳老爷便冷落了自己的大夫人。周清经常仗着自己受宠欺负大夫人。

  一年后,周清为柳老爷生了一个孩子叫柳宗,第三年又生了一个孩子叫柳笛。

  过了五年,大夫人也生下了一个孩子,叫柳音竹。大夫人也是命不好,生下孩子后便落下了病根,没多久就去了。

  柳音竹从小生的可爱,很得柳老爷欢心。有柳老爷在,周清也不好对柳音竹做啥,就这样到了柳音竹十六岁。

  及笄后的柳音竹生的十分漂亮,白皙的脸蛋,淡淡的柳叶眉,顾盼流离间皆是风华绝代,玲珑腻鼻,朱唇一点更似雪中一点红梅孤傲妖冶,简直活脱脱一个从锦画中走出的人间仙子。

  十里八乡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其中不乏优秀的公子哥。

  柳老爷对自己的女儿很满意,寻思着把自己一半的家产给女儿当嫁妆,让女儿风风光光的出嫁。

  这个想法和周清一提便遭到了反对,周清要把绝大部分的家产给她两个儿子继承,双方互不相让。

  柳老爷也懒的和自己小妾吵,于是出远门做生意了,想多挣点钱给女儿做嫁妆。

  自从柳老爷出门后,周清便开始虐待柳音竹,对她非打即骂,经常不给饭吃,还是柳笛偷偷地给柳音竹一些吃的。

癫痫病治疗最好医院

  七月半的晚上,柳音竹给她娘烧纸,瞬间惹火了周清,被周清关到了牛棚。

  半夜,周清越想越想不过,怕柳老爷回来把家产给她柳音竹做嫁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柳音竹解决了。

  这天夜里,周清来到牛棚外面放了一把火,把牛棚烧了。

  听当时的人说,柳音竹在里面叫的十分凄惨,山上的老鸹也飞来飞去,在不停地叫,整个夜晚好不凄凉。

  或许是老天爷看不下去,原本月明星稀的夜空突然间下起了大雨,把牛棚的大火给灭了,但牛棚已被烧的漆黑。

  周清怕事情暴露,命人把柳音竹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绑了石块扔进了清宁河。

  之后,周清下毒害死了给她帮忙的那个下人,和柳元合伙把人剁碎扔在了老鹰山上喂鹰。

  周清到处对外散播说是柳音竹和家里面的下人私奔,连夜逃走了。

  对于这个说法,村民自然是不信的,但是事不关己,何必去追究。

  两个月后,柳老爷回来了,周清和他说柳音竹跟下人私奔了,他自是不信的。到处派人找女儿。

  某天,柳老爷听到了两个村民的谈话,他不敢相信那是真相,回去找自己小妾对峙,哪只周清居然直接承认了,知道真相的柳老爷被活活的气死了。

  柳笛对于母亲和大哥的做法感到寒心,在柳老爷死后就搬出来单独住了。

  村里的人都在私下议论周清和柳宗心狠,但是没人敢到他们面前去说。

  后来,听说一到晚上就听见黑木屋有女子在唱“白月光,亮堂堂,身上裹件旧衣裳。只见新人笑,哪管旧人哭,日出盼日暮,岁月催人老,红颜白发生。鼓楼下,木鱼声,声声断人肠。天黑了,起风了,我来带你上路了……”,那声音好不凄凉。

  再后来,一天夜里,柳家大宅着火了,周清和柳元被活活烧死,熊熊的大火把整个天空都照亮了,火光中似乎能够听见一个年轻女子凄凉的笑声。

  第二天,柳家大宅所在的位置只剩漆黑一片,诺大的一个宅子在大火中什么都没有留下。

  人们都说这是报应。

  此后,黑木屋便成为了清宁村的忌讳。

  之后的这一百多年,每当有人唱起那首歌的时候,清宁村里面就会有人意外去世,所以这首歌成了清宁村人们心中的断魂曲。

  3

  沈大娘被沈家人带回去后,找了阴阳先生选了个坟地,挑了个日子,在三日后下葬。

  沈大娘下葬这天,许多的村民都来帮忙,很是热闹。

  王越从书院回来,听说了沈家发生的事情感到很惊奇,他自认为熟读各种书籍,虽算不上学富五车,但也还算有才华,不然也不会成为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秀才。

  自小他便从不信鬼神之事,认为那不过是前人杜撰出来的罢了。没想到这次回家发生了沈家这件事情。

  关于柳音竹的事情,他小时候还是听村里的老人说过的。他很同情柳音竹,但不认为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是柳音竹鬼魂做的。

  沈大娘下葬这天,王越也来到了沈家。吃饭的时候王越便听到大家在议论说沈大娘运气不好,柳音竹索命找了她。

  “李伯,你们都相信是柳音竹鬼魂做的?”王越小声的问。

  “那还有假?每次有人唱断魂曲都死人,不是柳音竹鬼魂索命是啥?”李伯对着王越说道。

  “对,那天我也听到了小双在唱那断魂曲。当时把我吓得哟,不说了。”李大牛说完看了他爹一眼。

  “那小双是不是去过黑木屋?”

  “这就不知道了,你去问小双吧。”

  或去找小双问一下能够知道些什么。

  下午的时候,王越在清宁河边见到了小双,当时的小双双手捧着野花一蹦一跳的,嘴里还在唱着“白月光,亮堂堂,身上裹件旧衣裳。只见新人笑,哪管旧人哭,日出盼日暮,岁月催人老,红颜白发生。鼓楼下,木鱼声,声声断人肠。天黑了,起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风了,我来带你上路了……”。

  可能是小双还小,这首歌被她唱出了几分的童真,听着倒也没有那么吓人。

  “小双,是谁教你唱这首歌的?”王越走到小双的身边问她。

  “啊,王哥哥,是你啊。”小双看见王越来了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眉眼弯弯,很是可爱。

  “那你能不能告诉王哥哥是谁教你唱的这首歌?”

  “这首歌是一个漂亮姐姐唱的。当天我来河边耍,听见有人唱歌我就循着声音过去了。然后看见一个漆黑的小木屋,里面坐了一个漂亮的姐姐,当时她就在唱这首歌。”

  “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进去了,然后跟着姐姐学唱这首歌。到了下午的时候,姐姐说天要黑了,叫我回家。”

  “之后你还去过黑木屋吗?”

  “去过,不过没有看见姐姐了。”

  说完小双又唱起了那首歌,一蹦一跳的走了。

  4

  沈大娘下葬后的第二天早上,许多人来到了村长的家里面,村长家的堂屋被挤得满满的。

  “村长,沈大娘死的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是是柳音竹鬼魂索命,我们还是请一个法术高深的道士把她超度了吧?”

  “对啊,不然真的等她继续害人?”

  “现在弄的大伙都人心惶惶的,我们还是去请道士吧。”

  ……

  看着大家众说纷纭,王越忍不住说了一句“或许沈大娘的死是一个意外呢,沈大娘死的那天下午下了雨,路滑,不小心掉进井里面也有可能。”

  “王秀才,你莫不是读书读傻了吧?天底下哪有这么多意外。”一个村民看着王越怼了一句。

  “你认为是柳音竹鬼魂杀人,请你拿出证据来。”王越对他也是不客气。

  “笑话,鬼魂杀人我去哪里找证据。”

  “那你就是胡说,胡乱猜想。”

  “王秀才,你这话就不对了,哪里是我胡乱猜想,你问问在座的各位,哪个不是怎样想的。”

  周围的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这个观点。

  对此,王越表示无奈,和这群人说不通。

  “好了,我决定了,我们去请白水道长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一直不说话的村长终于发话了。

  白水道长大家熟啊,即使没有见过,也听过他的大名。

  据说白水道长通晓阴阳,活人问鬼事,死人询阳事,是仓岭县远近闻名的术士。

  只是白水道长住在仓岭县城,这一去一来可能要花两天的时间。

  村长找了两个年轻人和他一起出发去请白水道长,大家也都散了。

  小双是个孤儿,是刘大爷两口子从清宁河畔的桃花树下捡回来的。

  当初刘大爷的独子和儿媳妇意外去世后,夫妻俩很伤心,终日以泪洗面。后来在清宁河钓鱼的时候,听见婴儿哭声,把孩子捡了回来,取名小双。

  对于小双,刘大爷两口子很是宠爱,觉得小双是老天爷送来陪伴自己的。

  “听说白水道长来我们村里了,今天晚上就要做法超度柳音竹的魂魄了。”在吃饭的时候刘奶奶突然提起了这件事情。

  “说是超度,柳音竹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肯定早就变成厉鬼了,怕到时候只有打散魂魄才行。”刘大爷嚼了口饭说道。

  “爷爷,什么是打散魂魄啊?”小双不解。

  “就是魂飞魄散,不能够在做鬼,也不能够去地府投胎了。”

  听了刘大爷的话,小双情绪很低落,一想到那个姐姐要被打散魂魄就难受。

  小双急急忙忙的扒完碗里的饭,“爷爷奶奶,我吃完了,我出去耍了哈。”急忙的朝门外跑去。

  “这孩子,饭都没吃几口就跑了。”

  “老婆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双喜欢在外边耍,随她去吧。”北京羊癫疯医院怎么样>

  5

  这天晚上子时,一大群人跟着白水道长来到了黑木屋前面。这天是十五,月明星稀,外面即使不打火把也可以清楚的看见周围的一切。

  “道长,就是这里了。”村长对着白水道长说。

  白水道长穿了一件黑色的道袍,上面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仙鹤,加上他瘦削的身材,花白的头发,看上去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这里没有怨气,也没有煞气,不像是有恶鬼。”白水道长不急不慢的说道。

  “就是就是,我就觉得不像是柳音竹的鬼魂做的。拥有这么美名字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王越在一旁点头附和。

  “道长,你不是村里人,这柳音竹可是从一百多年前就开始作恶了。”一个村民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在质疑我的判断?”白水道长声音冷了一分。

  “不敢不敢。”他怎么敢质疑白水道长,只是随口说一下而已。

  “我还是先做法把她请出来吧。我要开坛,你们帮我准备一下。”

  听到白水道长说要开坛了,大家也都积极的帮忙摆祭坛。

  祭坛摆好后,白水道长嘴里念念有词的烧了纸钱,点了香和烛,取出桃木剑,正要开始请灵,一个女童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不要伤害姐姐”,随即一个女娃走了出来。

  “小双,你怎么在这里,还不回去?”李大牛对着小双说道。

  “小双,你什么时候去屋里的?”王越开口问道。

  小双没有理他们,径直的走到了白水道长身边,用几乎乞求的声音说道“道长,你不要伤害姐姐行不行,姐姐她是个好人。”

  “我感觉的出她不是恶灵,只是想请她出来问下怎么回事,没事的。”

  突然间,一个红衣女子凭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这个女子肤若凝脂,凤眉明眸,发间别了一根木簪,活脱脱的一个月宫下来的仙子。

  看见这样的美女,大家都惊呆了,和原本心里想的凶神恶煞的形象完全不同,这样一个仙气飘飘的女子怎么会是恶鬼呢?

  “道长想问什么就问吧。”柳音竹开口说道。

  “不是本道想问你什么,是他们要问你。”道长指了指身后的村民。

  “你们想问什么?”柳音竹望向众人。

  “不问不问,之前是我们搞错了才会觉得柳姑娘是凶手。”一个村民连忙摆手。

  “对,之前是我们弄错了。”另一个村民附和道。

  不得不说,有时美貌还是很管用的。

  “你们是想知道最近沈家大娘的死是不是我做的吧?”柳音竹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

  大家都沉默了。

  “道长之前说了不是柳姑娘做的,是我们大家错怪了柳姑娘了。我们现在只是想知道沈家大娘的死是怎么回事。”村长对着柳音竹说道。

  “那是个意外。”柳音竹当着众人说道。

  “我就说嘛,沈大娘死是个意外你们还不信,现在信了吧。”王越傲娇的开口。

  “谢谢这位公子相信我。”柳音竹对王越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不,不客气。在下叫王越”美人和自己说话,王越心里高兴极了。

  柳音竹朝他点了点头。

  “沈大娘是脚滑,自己掉进井里面的。”林音竹对众人说道。

  “柳姑娘,那之前的一百年间每次死人都出现断魂曲是怎么回事?”一个村民开口问道。

  “那些人不是我害的。我柳音竹害过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我爹的小妾周清,一个是柳宗。当年我死后,怨气难消,魂魄被拘在木屋不能够去投胎。我不甘心,在晚上放火烧死了他们。他们死后,我的怨气也就散了,但是地府却一直没有人来带走我的魂魄,我在这木屋一待就是上百年。一个人在木屋里太孤独,我就时不时的会唱歌来排解内心的孤独。”

  顿了顿,柳音竹继续说道“你们所认为武汉癫痫医院我害的那些人都不是我害的。第一个是被她婆婆掐死的,第二个是被自己老婆毒死的,第三个是和人偷情被丈夫逮到打死的,第四个是因为争夺家产被弟弟推下河的,第五个是……。那些人杀人后就说听见有人唱那首曲子,说是我的鬼魂索命,把一切推到了我的身上。”

  “原来是这样。”

  “我去,那些人太可恶了,自己害死了人还推到别人身上。”

  “对,可恶,简直不要脸。”

  ……

  “其实,你们仔细想想,这一百多年间,除了你们所认为是被我还是的那些,是不是也有别的人意外而死。只是被别人一误导你们就信了,没有去多想。”柳音竹说完望向了大家。

  对于柳音竹的说法,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认同。除了那些人,也还有好多意外而死的人,只是都被他们忽略了。

  “那柳姑娘以后打算怎么办?”王越看着柳音竹问道。

  “我不知道。”说话间柳音竹显得有几分无奈。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黑木屋过了上百年,她也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曾经的她也想过白天去太阳底下,让自己最后见见阳光,然后魂飞魄散。但是一想到她的爹爹,终究是没有那么做。

  “我这里有个聚魂珠,你拿去可以滋养魂魄。待在人间,你魂魄终有散的那一天,有了这个聚魂珠会好很多。”白水道长从怀里拿出聚魂珠递到了她手上。

  “谢谢道长。”柳音竹接过聚魂珠后感到自己魂魄变的凝实了,这就是聚魂珠的作用吧。

  “对了,如果有人愿意为你供奉香火三百年,机缘好的话还可能修成鬼仙。”白水道长补充道。

  “那就不必了,我已死去多年,早已没有亲人,不用麻烦别人了。”

  “我愿意。”王越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也愿意。”

  “我也愿意。”

  ……

  村民都愿意为她供奉三百年的香火,这一刻,柳音竹是感动的。

  “我愿意,我愿意……”一个七十多的老爷子在下人的搀扶下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这不是柳老爷吗?”

  “是柳老爷,没错。”

  “太姑婆我是柳元,我太爷爷是柳笛,我们柳家愿意为你供奉三百年的香火。”柳老爷看着柳音竹很激动。对于这个太姑婆他很小的时候太爷爷给他讲过,说太姑婆很漂亮,就像仙子一样。

  “原来你是二哥的曾孙,你都这么大了,看来我也老了。”对于周清和柳宗,柳音竹是恨的,但是柳笛却从小把她当妹妹看,柳音竹还是认那个二哥的。

  “太姑婆一点不老,比我太爷爷讲的还漂亮。”

  柳音竹对着他笑了笑。突然间有一个这么大的后辈还是有点不习惯。但仔细算算时间,都过去了一百多年,二哥的曾孙是有这么大了。

  6

  后来,柳家在家族祠堂为柳音竹单独供奉了一个灵位,还派人修葺了黑木屋。

  现在的黑木屋已不再是那个让人害怕的黑木屋了,大家都知道那里面住了一个仙女般的姐姐。

  小双还是经常去找柳音竹玩耍,渐渐地村里很多小孩都跟着小双去黑木屋玩耍,孤单了上百年的黑木屋终于不再孤单。

  有时候,从旁边经过还会听见孩子们读书的声音,据说那些书是王越提供的。

  随着时光的流逝,孩子们一天天的长大,然后慢慢的老去,而黑木屋里面的女子还是那样的漂亮。

  来黑木屋的孩子换了一批又一批,柳音竹又重新教他们读书写字,黑木屋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只有看到孩子们不同的容颜时,柳音竹才感觉到时间在流逝。

  又过了很多年,听说清宁村出现了一个仙女,只要是心善的人诚心去许愿,都会实现。当初的那个黑木屋,现在已经成了供奉仙女的庙宇了。

  柳音竹的故事也在清宁村一代又一代的流传着。

© zw.lfves.com  灵异神怪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