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农家茶 >  正文内容

这是一种生活(风月篇)

来源:灵异神怪网    时间:2020-10-20




  说到风月,便有点难启齿了,甚至有一点避开来写的感觉,想想这同样是一种生活,谁人没有不为人知不想为人知的人性的丑恶面,谁都有,所以如实写下。
  
  夜,不安分的夜。师傅带着我和大哥,开始还有曾xx,不过没多久便淡出了视线,可能师傅觉得他不适合吧。经常出入娱乐场所,说到这个时候,是我思想世界观人生观的一个转折点。上一章提到这个时候进场很多工种,很多班主。
  
  进场的班主都会邀请师傅出去吃喝玩乐,有点初来乍到请多多关照的感觉。作为师傅的大徒弟和小徒弟的大哥和我,时常伴随左右。经常光顾风月场所,名曰K歌,实则在包房人均叫上一个公主,玩得乌烟瘴气。不过还好去的都是一些有档次的地方,公主的素质和外观都还挺过关。很糜烂的一段时光,也是最重要的一段时光。相对纯真的小伙子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认知,思想什么的渐渐的天翻地覆的变化着,也就是这种虚情假意,与我理想中的世界碰撞,乃至残忍的抹杀了我天真的一切思维。至今我没能想明白,做公主的职业真的会有真情么。虽然接触过,甚至融入过我生命中的一小段,依旧无从知晓。
  
  写到这里,有个人应当出场了,时常提到的豪哥。不禁就笑了,豪哥带给我许多欢乐,开心,也教会我很多,在我觉得这世界很简单的时候。
  
  第一次见豪哥时候印象比较深刻,胖,是真的胖。有趣的是豪哥绝对拒绝别人叫他胖哥,每逢此情此景,豪哥都会说‘朋友,我叫梁志豪,你可以叫我豪哥,但绝对不能叫我胖哥,不然豪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豪哥的大哥是班主,保温项目,他协助带班。初次见面相当的热情,热情已经形容不了了,张口闭口是兄弟。一而再而三邀约我与大哥一起喝酒,甚至在生活区门口候着,蹲我们点。兴许大哥也被这种热情吓到,婉言拒绝。我觉得再三的拒绝不妥,便应约了,可事始终与愿违。当晚师傅带着我们又去风月了一次。出于礼貌于是我发了短信给豪哥‘兄弟,今晚有事,确实不能来,下次吧,不好意思。’我也出口兄弟,随着豪哥的风格,至今豪哥存着这条信息。
  
  这天建渣清理,我给挖机记小时,给货车记车数。当时我坐在14#楼下,悠闲地听着音乐玩着手机抽着癫痫要怎么办啊烟。忽然耳畔袭来一股咆哮般的吼声,吼着兄弟兄弟。循声望去,一颗硕大的脑袋,当时是这个印象,映入眼帘,是豪哥。说我悠闲,我说是阿。豪哥说待会儿下来陪我,我说好阿。不一会儿真的下来了,我有一个习惯,不管民工还是班主,但凡身上揣着烟,都会给,自动给。和豪哥聊天感觉不错,豪哥很乐观,之前做过餐饮、货运、建筑行业都做过,离过婚。用他的话说,一个男人不搞垮几个家庭和事业,哪会成功。呵呵,豪哥语言能力十分强大。可以一直说,说不停,话题不重复,而且很风趣,至少在我看来和他聊天听他说话是一种享受。豪哥说他以前很瘦很帅,做了餐饮吃喝太好,发了福,然后每天拿盆盛饭,喝着啤酒叫着减肥,这情何以堪。不过现在也挺帅,胖得相对可爱,很会泡mm。如今想来,如果豪哥性格稍微的被动一点,我就错失了这样一个真挚的朋友,我的性格很被动。之前觉得豪哥很社会,还有纹身,说话一套接一套,不实在。后来和豪哥接触多了,聊得多了,他是一个很有想法,有思维,有感染力的人。经历过挫折不言放弃,对未来有十足的信心,这个我很喜欢。通过我对豪哥印象的改变豪哥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每天说说笑笑,有一次甚至有工人认为他是新来的施工员,幽默。这时候寝室的人员有我,曾xx,豪哥,三人睡一间房,有时一张床,用一个澡堂。大哥单独有一间房,因为前段时间我的不好形容的大嫂来待过一段时间。
  
  大哥在外边认识了一个女子,说来着实很戏剧,那女子用的化名,蓝xx。我美其为艺名,这样更有红尘的感觉。大哥可是领了结婚证的人儿,不过尚未举行仪式,大嫂我有幸睹过芳容,实在不好形容。所谓山高皇帝远,何况糟糠之妻。我们就这样有一天没一天的去消遣。大哥和蓝xx可谓情投意合,上辈子一定是同林鸟。感情嘛,慢慢的就有了,再慢慢的就深厚了。渐渐的大哥夜不归宿了,当时感觉妈的真幸福阿。至于我呢,时常烂醉回宿舍曾xx都没睡,上着网,豪哥却是鼾声如雷鸣。我能从曾xx不自在的神情中看出失落,被抛弃的感觉。所以我确定他不是因为豪哥的鼾声久久不能睡去,毕竟他也打鼾。可这是师傅的决定,没办法。
  
  生活又有了新的话题,就是大哥和蓝xx的浪漫的潮流的小三故事。想来挺搞笑的,大哥做什么都会带治疗癫痫病好的专家上我,去蓝xx家蹭饭、打牌、睡觉,都有我,不胜荣幸阿。豪哥时常会用语言鼓动大哥带上他,可大哥是个有决心的人,所以很坚决的拒绝了豪哥。
  
  在宿舍曾xx和媳妇聊得不亦乐乎,在外面大哥和蓝xx打情骂俏。感觉蛮凄凉的,孤家寡人的我和豪哥相依为命,怎么这么苦。
  
  蓝x初次接触印象很凶,长相就相对的比较凶,总之呢觉得不是好惹的主。心想大哥一不小心露馅了,怎么办阿。而事实证明我依旧挺天真的,交往了大概3个月,蓝x察觉大哥有女朋友,而且是老婆级别的女朋友。这还得了,当时就蹬鼻子上脸闹着把骗感情的大哥做死云云。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嘛,在别人生长了二十几个春秋的地方欺骗别人的初恋,之所以初恋因为蓝x长得相对的比较凶。所以大哥也是很心虚。我便从各个角度分析劝解蓝x,什么那不是骗,大哥是付出真情的,天意弄人你们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人,缘分。这劝解得多么无力,蓝x是个固执的人。某日,大哥被要求与蓝x见面,我心想完了,至少伤,严重就残。豪哥说十有八九是回不来了,还故意吓大哥,他最爱逗大哥了。豪哥的语言我是知道的,大哥被说得不敢去了,不过大哥是个有决心的人,硬着头皮或许打着哆嗦视死如归般的踏出了川西北大门。寒风吹过,豪哥洒下两张点着的卫生纸,看着大哥渐渐远去的背影,念着壮士一去兮…
  
  夜疯狂的拉开帷幕,三轮奔驰十几分钟的距离外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就在那里,或许大哥已经血染江油,横尸街头。但那毕竟只是或许,次日大哥回来了,受伤了,脖子上有好几个嘴型淤痕,妈的这可伤得不轻阿!这以后大哥终于不再偷偷摸摸了,蓝x的博客却不再那么开心了,多了许多伤情无奈爱得太深只好这样的词句。在我想来真幸福阿,大哥年纪轻轻就能如此境界,也许大哥那晚说了几多几多煽情话语,打动了蓝x,再也许大哥什么也没说,用了一个眼神,一个黑洞一样深邃的眼神,征服了蓝x。我意淫着那晚的情形,豪哥说这个结果早在他预料之中,我侧目,呈鄙视状。蓝x最终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好。
  
  通过大哥这一出我觉得这很不错,所以在潜意识的驱使下我自然也喜欢上一个风月女子,这种感觉很特别,和老老实实的谈恋爱或者和老老安徽省哪家医院治癫痫较好实实的人谈恋爱是天与地的感觉。我的第一个心仪的风月女子并没能修成正果,反而成了我的姐姐,这很搞笑,所以不提也罢。然后我就歇息了,也放弃了这个想法。
  
  没多久,曾xx说快要离开了,初始以为他在说笑,后来证实了。记得那天下午楼层抄标高,安装电梯门和地平用的,我着实不愿意动。说明天,可曾xx拒绝了,硬拉着我去做。当时心想曾xx吃饱了。抄完曾xx说兄弟明天我就走了,以后剩你一个人,今天多做点以后就少了一点,没那么累。很伤感,我偷偷拍下了他的背影。后来回办公室,我和曾xx并排坐着。沉默,什么也没说,我的手机放着‘路过蜻蜓’。我实在无法抑制,趴着哭了,曾xx走出办公室,也流泪了。他搭着我肩膀说不用这么伤感,带着梗咽的声音说以后回重庆了同样的可以见面阿。不一会儿他逗我笑,叫我不要想那么多,说‘你不是说过要开心的活着,所以不要那么感伤了,我又没死,笑一个’于是晚上我曾xx豪哥,醉了,开心的醉了。第二天醒来,看着空空的床,心里酸酸的。
  
  之后的生活一团糟,有点写不下去的感觉。很是迷乱,曾xx走后我和大哥几乎每天去蓝x那,时常去唱歌什么的,我当时笑大哥有免费的公主。虽然这公主长得相对的比较凶,心里这么想。
  
  师傅这边,同样隔三差五去疯一次,通常我大哥师傅不会醉的,可男人总要那么两天不在状态,那晚我醉了,陪我那位姓吕,吕x带着我大哥蓝x回去,吕x和蓝x合租的一套房。蓝x楼下有枇杷树,我们一路狂跑,很疯的跑,因为前面有枇杷。跑着吕x突然拉着我叫我快点,说来吕x长相不错。然后我回头发现大哥和蓝x停了下来,说着什么,面带怪笑,猥琐。最后那晚四人一张床,四人都醉了….
  
  就是这样的生活,和我之前的理想生活反差巨大。也许内心一时容不下突如其来的变化,难受,靠着大哥的肩膀在蓝x家客厅,哭了。大哥什么也没说,静静的陪着我。现在看来那一次落泪算是心态的转折,思想的转折,世界观人生观的蜕变。
  
  渐渐的,麻木了这一切,承认了这一切,很平淡,发生的已经发生了,便应该发生,接受就好了。没什么可伤感,可抱怨,可后悔的,人生就应该去经历,但是小儿癫痫都会有什么症状,一定得开心。满足这点心态很重要。融入了这种生活再也不觉反感,反而有期盼的感觉,师傅教给我更多的并非技术,而在人际,人情,应酬这些至关重要的社会法则中教给我很多,领悟到很多。后来的后来,通常酒后会有一个很美丽的词语,醒酒。‘我们去醒一醒酒吧。’师傅通常会假装拒绝,当然这都是过场,最后便带着爱徒开心的醒酒了。说到醒酒这种词语,第一次听到是从内墙装饰项目的班主口中。那晚同样喝很多酒,然后同样去‘K歌’,然后在即将离开的时候,那个班主拉着师傅说‘去醒一醒酒吧’然后他车在前,师傅随后,去了绵阳。一个装修得较为豪华的地下养生堂,堕落的场所,那晚,集体失足。
  
  时间往后推移,那一晚发生的、衍生的那段时光或许是我这生都无法忘怀的。它同样是我之所以无法忘怀江油的一部分。
  
  师傅大哥我,同样的地方,不同的人。那晚的公主变得不是那么出众,却也不会上不了台面,是师傅的朋友带来的,总之氛围怪怪的。那晚的任何一个细节至今想来犹如昨日,藉着苍白的闪灯群魔乱舞,所有的疲累,开心的不开心的情绪,统统发泄。后来烂醉离开的时候师傅提议去吃宵夜,还带上两个公主,其中一个是开始陪着我的那位,姓张。吃宵夜喝酒,哎,想到酒就会很不自在。要的水果味的扎啤,一杯一杯的喝来没多少知觉。张x一直跟我喝,这时候我注意到张x其实长得蛮心动的,后来聊得很开心。回去师傅开车挨个送到家,张x坐我身旁,说她家有条巷道,很黑。当时的我一下子就会意了,应身问道‘那我送你上去吧。’张x说好。接下来的剧情不用写也应该清晰了,差点爬着回去,加上醉酒,感觉身体空空的。后来和张x发展了一段时间,这段很特别的时间。
  
  怎么说是特别呢,因为对张x真有感觉,一见钟情可以形容。有的人得到人就好,一时痛快。有的人得到人却太不知足,最后心不属于你,一切都是枉然。用张x的解释,感情有,真的在一起,却不现实。想想很对,本来社会嘛,就是这样。所以现实把我们变得一点也不现实。
  
  关于风月,并不想去总结太多,因为那些经历带给我的感触已经沉淀,收入内敛,说出来就很简单,真正意会,却要真正的去经历。

© zw.lfves.com  灵异神怪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